首页 学术中心

美国新生儿科专家谈:早产儿治疗领域的“两件大事”

日期:2018-12-24  阅读次数:270次

我国人口基数大,新生儿众多,早产儿数量高居全球第二,[1]健康风险不容忽视。为关爱中国早产儿健康,7月21日,美国南加州大学(USC)凯克医学院儿科学教授Rangasamy Ramanathan教授接受《医学界》采访,就早产儿相关问题分享了个人的临床经验和精彩观点。

美国南加州大学凯克医学院,儿科学教授

LAC+USC 医学中心,新生儿科主任

Good Samaritan Hospital,新生儿科主任

LAC + USC 医学中心和南加州大学新生儿围产医学奖学金计划,主任

 

研究方向:

肺表面活性物质治疗RDS和ARDS

新生儿无创通气治疗

新生儿心肺监护

急性和慢性肺损伤的预防

肺损伤的分子学基础

所获荣誉:

2005-2018 美国最佳医生

2007-2009 美国顶级儿科医生

2017 美国国家新生儿工作组-终身成就奖

Rangasamy Ramanathan教授

 

中国早产儿全球第二,健康风险不容忽视

中国是人口大国,而且由于近年推行“二孩”政策,新生儿人数众多其中早产儿数量居高不下,尤其是小胎龄早产儿给不少家庭带来健康风险。

国家卫健委统计显示,2017年全国住院分娩活产数为1758万,二孩占比为51%。[2]据世界卫生组织报道,中国早产儿人数已经突破 117万。[3]另据估计,全球每年约有1500万名早产儿,超过全部新生儿的1/10。[3]

早产问题是中国新生儿死亡首因,也是婴儿死亡首因[1]每年有110万早产儿童离开人世,早产儿死亡数占全球新生儿死亡数的将近一半。[3]

医学进展为早产儿治疗带来更多希望

近年来,新生儿科有“两件大事”,给早产儿带来福音:一个是产前皮质类固醇的应用,另一个则是肺表面活性物质 (pulmonary surfactant,PS)相关的研究进展。

孕妇分娩前产前激素的使用降低了肺病或肺表面活性物质缺乏的严重程度。在美国,Ramanathan教授谈到,“我们医院使用的比例约为80%或85%。而在英国、澳大利亚等其他国家,99%的孕妇都会使用产前皮质类固醇。

肺表面活性物质,是新生儿用药中唯一能够降低新生儿期死亡以及一岁以内死亡的药物。据Ramanathan教授介绍,随机对照试验发现,和牛肺表面活性物质(Survanta)相比,猪肺表面活性物质(Curosurf)在生物化学方面优势明显。猪肺表面活性物质的磷脂、表面活性蛋白B和缩醛磷脂等关键成分的含量较高,与婴儿自体产生的肺表面活性物质更为相似,其次是它的表面活性蛋白B的含量也最高,这些都是至关重要的成分。

“自1988年以来,我们中心尝试了各种肺表面活性物质,我也开展了有关研究。随着经验的积累,我们最终选择使用猪肺表面活性物质……美国约70%以上的医院都选择Curosurf治疗。”  Ramanathan教授谈到。

对于治疗方案,可根据当地人群的情况进行微调。举例来说,如果孕妇无法得到产前皮质类固醇激素治疗,(无需等到患儿出现呼吸衰竭)此时可以考虑早期预防性肺表面活性物质治疗。因为如果母亲未使用产前激素,患儿胎龄又小,发生严重新生儿呼吸窘迫综合征(RDS)的概率会增加,死亡率也会增高。因此可考虑预防性使用肺表面活性物质。

Ramanathan教授告诉《医学界》,“对于早产儿,我们现在最关注的就是减少肺损伤。肺部损伤的患儿也存在脑损伤。所以保护肺,就保护了大脑。产房稳定的关键是肺募集。过去我们会在出生15分钟内给予肺表面活性物质。现在我们意识到这不是最重要的步骤,最重要的是在产房内避免肺损伤。

在产房内,早产儿出生后立即稳定肺,建立功能残气量。一旦患儿心肺稳定、心跳平稳、氧饱和度达标,且能够自主呼吸或在支持下呼吸,就可考虑给予早期肺表面活性物质治疗。在30分钟至1小时内,越早使用肺表面活性物质,效果越好。

 

寄语中国同行:制定中国指南,分享中国经验

作为美国执业医生,Ramanathan教授掌握全球业内最新进展的同时,也与中国同行密切合作,前后来华不下20次。谈及中美医疗差异,Ramanathan也给中国新生儿科专家提出了自己的建议。

Ramanathan教授指出,中国和印度患儿感染风险较高,应该考虑到接诊早产儿的类型、感染的风险,根据当地的情况修改指南。这些患儿会出现所谓的复杂RDS,包括两个问题:首先,他们无法产生足够的肺表面活性物质;其次,即使能够产生,肺表面活性物质也会因为感染/宫内感染而失活。对于这些患儿,应选择是早期肺表面活性物质治疗。

在中国,原国家卫生计生委2017年3月已经发布《早产儿保健服务指南》,指出“对有新生儿呼吸窘迫综合征风险的早产儿,有自主呼吸时尽早采用无创正压通气支持,罹患RDS的早产儿有指征地使用肺表面活性物质及恰当的呼吸支持,视病情调节呼吸支持方式。”

谈及中国新生儿科同行,Ramanathan表示,中国每年诞生数以千万计的婴儿,是医学研究的“金矿”,希望中国医生多参加随机对照试验、参加国际学术会议,并在英文期刊发表学术论文,分享来自中国的临床经验。

“这感觉棒极了!”

无论中国还是外国,对新生儿科医生最好的回报也许就是早产儿健康的笑脸。采访当中,Ramanathan教授还和《医学界》分享了这样一则趣事。

 

“我接诊过最小的婴儿是24周出生的,重270克,比一个可乐罐还轻,只有我手心那么大,她留院治疗142天后出院回家。”Ramanathan说,“这个女孩现在6岁了,她是个奇迹,是个明星。有时候,她会到我办公室里和我一起玩耍,画几张笑脸,这感觉棒极了!”

 

 

原文来自:医学界儿科频道

视频连接:https://v.qq.com/x/page/h0817lmzl0d.html

视频连接2:https://v.qq.com/x/page/q0817u2nbh9.html

 

 

 

返回

上一页: NCPAP儿科应用 2016-03-04
下一页: 没有了